今天是:2020年09月30日 |

欢迎光临北京市汇融(东营)律师事务所网站!

汇融学术

联系我们

咨询热线:

0546-8968577 

15066061031

邮箱:

bjshrdyls@163.com

地址:

东营市东营区东城府前大街128号华利国际金融广场B座1504室

经典案例
首页 汇融学术 列表

婚姻法 | 离婚子女抚养专题

2019-10-14 09:20:52   来源:   评论:0 点击:

一、离婚抚养权分配原则


抚养权分配遵循子女利益最大化原则。所谓子女利益最大化原则,是指在抚养权分配变更、抚养费支付、探视权履行等涉及子女权益的情况下,应当以子女利益为核心,最大限度地保障子女健康成长。1989年联合国大会通过的《儿童权利公约》第3条第1款规定:“关于儿童的一切行动,不论是由公私社会福利机构、法院、行政当局或立法机构执行,均应以儿童的最大利益为一种首要考虑”。该公约正式确定了儿童利益最大化原则。儿童利益最大化原则归结到婚姻法领域即为子女利益最大化原则。


我国立法对子女利益最大化原则予以肯定。根据我国婚姻法规定,离婚子女抚养的原则主要包括以下两条:第一,有利于子女身心健康,保障子女合法权益的原则。第二,考虑父母双方的抚养能力和抚养条件的原则。此两条原则性规定,立法目的就是为了保障子女利益的最大化,一切有利于子女的成长。因此,在离婚案件中无论是抚养权人的确定、抚养费的给付以及探视权的履行等方面,均应遵循子女利益最大化原则。司法实践中,在判决离婚子女抚养权归属、抚养费负担、探视权履行等问题时,究竟应当如何考量,应将重心放在何种情况下更有利于子女成长而非父母或者其他亲属的经济实力或者父母的主观感受等方面。子女不是父母争夺的财产,而是具有独立人格的主体,子女利益最大化原则是抚养权纠纷案件中必须考虑的核心问题。


除了《婚姻法》的原则性规定外,我国地方上亦有类似规定。比如《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对审理离婚案件适用法律政策的几点意见》有如下规定:“确定子女由父还是由母抚育,应当从有利于子女的健康成长考虑。要综合考虑父母的思想品质、经济条件、教育监护能力,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各方对子女尽抚育责任的状况、子女与父母的感情亲疏以及有意思表达能力的子女本人的意愿表示等因素。”因此考量由父亲还是由母亲抚养,原则上需要考察以下几点:1、思想品质;2、经济条件;3、教育监护能力;4、对子女尽抚育责任的状况;5、感情亲疏;6、有意思表达能力的子女意愿等重要因素。所有这些考察因素,归根到底是为了最大程度保障子女的健康成长。

 

二、离婚抚养权考量因素


在确定子女利益最大化原则的前提下,离婚抚养权应当归属于最有利于子女成长的一方。因此,在分配抚养权时,必须将父方与母方的抚养条件进行对比分析,必须综合考虑客观条件与感情伦理,以确定究竟将抚养权归于哪一方更有利于儿童的成长。司法实践中,笔者认为,应当重点考虑以下具体因素:


第一,父方或者母方的抚养条件。父母各自的抚养条件是抚养权归属的关键因素。在判断抚养权归属时,法庭应当将父方与母方的抚养条件逐一列出,并进行对比分析。具体考察经济收入状况、住房情况、身体健康情况、教育文化水平、生活习惯、工作繁重程度、心理稳定程度等等。除了客观条件以外,还要重点考察父母抚养子女的意愿,如果一方抚养子女的要求特别强烈,而另一方并非特别想抚养子女,那么法庭就要考虑判断哪一方是真心想要抚养,哪一方只是口头应付,从而做出正确的选择。另外,如果离婚前夫妻双方长期处于分居生活状态,子女跟随一方生活已经成为一种习惯,并且对子女以后的成长没有不利影响的,应尽量保持其生活环境的稳定和连续。


第二,未成年子女本人的意愿。在决定未成年子女监护权归属时,应当尊重未成年子女的选择权。这里的未成年人子女应当是具有真实意思表达能力的子女,我国婚姻法规定对于十周岁以上的未成年子女,应当征求其本人意愿,但是实际上很多不满十周岁的儿童,已经具有表达真实意愿的能力,笔者认为,法庭对于虽不满十周岁,但具有表达真实意愿能力的子女的意见,也应当予以参考。当然,未成年子女的意愿并非唯一应当考虑的因素,在某些情况下,限于儿童的认知能力,法庭甚至可以不按照儿童的意愿进行判决,除了儿童意愿之外,法庭必须结合其他条件综合分析。


第三,祖父母或外祖父母的情况。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审理离婚案件处理子女抚养问题的若干具体意见》,父方或者母方抚养子女的条件基本相同,双方均要求子女与其共同生活,但子女单独随祖父母或者外祖父母共同生活多年,且祖父母或者外祖父母要求并且有能力帮助子女照顾孙子女或者外孙子女的,可作为子女随父或随母生活的优先条件而予以考虑。

三、抚养权分配方式


根据《婚姻法》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审理离婚案件处理子女抚养问题的若干具体意见》,抚养权的具体分配方式总结如下:


第一,离婚后,哺乳期内的子女,以随哺乳期的母亲抚养为原则。

第二,两周岁以下的子女,以随母亲抚养为原则,但是有以下情形除外:

1、患有久治不愈的传染性疾病或者其他严重疾病,子女不宜与其共同生活的。需要注意的是该疾病应是久治不愈的传染性疾病或者其他严重疾病,子女不适合与其共同生活,如果只是一般性疾病,则不适应该条。

2、有抚养条件不尽抚养义务,而父方要求子女随其生活的。

3、因其他原因,子女确实无法随母方生活的。指母方确实存在无法抚养孩子的客观情况,例如入狱、有暴力倾向等等。

第三,父母双方协商两周岁以下子女随父方生活,并对子女健康成长无不利影响的。

第四,两周岁以上未成年的子女,父方和母方均要求随其生活,一方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可予优先考虑:

(1)已做绝育手术或因其他原因丧失生育能力的;

(2)子女随其生活时间较长,改变生活环境对子女健康成长明显不利的;

(3)无其他子女,而另一方有其他子女的;

(4)子女随其生活,对子女成长有利,而另一方患有久治不愈的传染性疾病或其他严重疾病,或者有其他不利于子女身心健康的情形,不宜与子女共同生活的。

第五,父方与母方抚养子女的条件基本相同,双方均要求子女与其共同生活,但子女单独随祖父母或外祖父母共同生活多年,且祖父母或外祖父母要求并且有能力帮助子女照顾孙子女或外孙子女的,可作为子女随父或母生活的优先条件予以考虑。

第六,父母双方对十周岁以上的未成年子女随父或随母生活发生争执的,应考虑该子女的意见。根据民法总则的规定,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的年龄调整为八周岁以上,因此建议八周岁以上的儿童,都应当听取其意见。另外,有意思表达能力儿童的意见也应当作以参考。

第七,在有利于保护子女利益的前提下,父母双方协议轮流抚养子女的,可予准许。

第八,父母协议变更子女抚养关系的,应予准许。

第九,离婚时,服刑或者患病一方愿意抚养子女,且其父母愿意代养,另一方也同意的,可以准许,但该子女为十周岁以上的未成年人的,应当征求该子女的意见。

第十,生父与继母或生母与继父离婚时,对曾受其抚养教育的继子女,继父或者继母不同意继续抚养的,仍应由生父母抚养。

第十一,《中华人民共和国收养法》实施前,夫或妻一方收养的子女,对方未表示反对,并与该子女形成事实收养关系的,离婚后,应由双方负担子女的抚养费;夫或妻一方收养的子女,对方始终反对的,离婚后,应由收养方抚养该子女。

第十二,在离婚诉讼期间,双方均拒绝抚养子女的,可先行裁定暂由一方抚养。

 

案例:最高人民法院公布10起涉家庭暴力典型案例之四 李某娥诉罗某超离婚纠纷案

原告李某娥、被告罗某超于1994年1月17日登记结婚,1994年8月7日生育女儿罗某蔚,2002年6月27日生育儿子罗某海。双方婚后感情尚可,自2003年开始,因罗某超经常酗酒引起矛盾。2011年起,罗某超酗酒严重,经常酒后施暴。女儿罗某蔚在日记中记录了罗某超多次酒后打骂李某娥母子三人的经过。2012年1月5日,李某娥第一次起诉离婚。因罗某超提出双方登记离婚,李某娥申请撤诉。但之后罗某超反悔,酗酒和施暴更加频繁。2012年7月30日,罗某超酒后扬言要杀死全家。李某娥母子反锁房门在卧室躲避,罗某超踢烂房门后殴打李某娥,子女在劝阻中也被殴打,李某娥当晚两次报警。2012年8月底,为躲避殴打,李某娥再次起诉离婚并请求由自己抚养一双子女。罗某超答辩称双方感情好,不承认自己酗酒及实施家庭暴力,不同意离婚,也不同意由李某娥抚养子女。


法院经审理认为,罗某超长期酗酒,多次酒后实施家庭暴力。子女罗某蔚、罗某海数次目睹父亲殴打母亲,也曾直接遭受殴打,这都给他们身心造成严重伤害,同时也可能造成家庭暴力的代际传递。为避免罗某蔚、罗某海继续生活在暴力环境中,应由李某娥抚养两个子女,罗某超依法支付抚养费。遂判决准许李某娥与罗某超离婚,子女罗某蔚、罗某海由李某娥抚养,罗某超每月支付抚养费共计900元。罗某超可于每月第一个星期日探视子女,探视前12小时内及探视期间不得饮酒,否则视为放弃该次探视权利,李某娥及子女可拒绝探视。一审宣判后双方均未提起上诉。


最高人民法院中国应用法学研究所于2008年3月公布了《涉及家庭暴力婚姻案件审理指南》,其中涉及家庭暴力引发的抚养问题值得借鉴。根据该审理指南,考虑到家庭暴力行为的习得性特点,在人民法院认定家庭暴力存在的案件中,如果双方对由谁直接抚养子女不能达成一致意见,未成年子女原则上应由受害人直接抚养。但受害人自身没有基本的生活来源保障,或者患有不适合直接抚养子女的疾病的除外。不能直接认定家庭暴力,但根据间接证据,结合双方在法庭上的表现、评估报告或专家意见,法官通过自由心证,断定存在家庭暴力的可能性非常大的,一般情况下,可以判决由受害方直接抚养子女。有证据证明一方不仅实施家庭暴力,而且还伴有赌博、酗酒、吸毒恶习的,不宜直接抚养子女。人民法院在判决由哪一方直接抚养未成年子女前,应当依法征求未成年子女的意见。但是,有下列情形之一的,未成年子女的意见只能作为参考因素:


(1)未成年子女属于限制行为能力人,其认知水平的发展还不成熟,不能判断什么对自己最有利。

(2)未成年子女害怕、怨恨但同时又依恋加害人。暴力家庭中的未成年子女可能在害怕、怨恨加害人对家庭成员施暴的同时,又需要加害人的关爱,因此存在较强的感情依恋。这种依恋之所以发生,是因为受害人的人身安全取决于施暴人的好恶,不违背施暴人的意愿,符合其最大利益。这种状况被心理学家称为斯德哥尔摩综合症,或者心理创伤导致的感情纽带。

(3)强者(权威)崇拜。人类对强者或权威的崇拜,使尚不能明辨是非的未成年子女可能对家庭中的强者(施暴人)怀有崇拜的心理,误认为自己与受害人一起生活没有安全感,因而选择与加害人一起生活。法官应当在综合考虑其他因素的基础上,作出真正最有利于未成年子女的判决。

 (以上摘自《婚姻家庭纠纷裁判精要与规则适用》,北京大学出版社 第189页)

 

四、抚养权变更


父母双方协议变更子女的抚养关系,经审查,符合法律规定且意思表示真实,对子女成长并无不利,应当予以准许。协议不成,一方起诉要求变更抚养关系的,应当举证证明存在需要变更的正当理由。离婚后,一方要求变更子女抚养关系的,应当另行起诉。

审理变更子女抚养关系的案件,首先应当调解,调解不成时,如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认为变更理由充分,请求权成立:


1、与子女共同生活的一方因患严重疾病或因伤残无力继续抚养子女的;

2、与子女共同生活的一方不尽抚养义务或者有虐待子女行为,或其与子女共同生活对子女身心健康确有不利影响的;

3、十周岁以上未成年子女,愿意随另一方生活,该方又有直接抚养能力的;

4、有其他正当理由需要变更的。如与子女共同生活的一方因犯罪被劳动教养、被逮捕、被收监服刑或者较长时间出国无法直接抚养的。

 

案例一:因体罚、虐待而变更抚养关系典型案例(最高人民法院公布婚姻家庭纠纷典型案例之九,该案例转引自《婚姻家庭案件审判指导》第390页,最高人民法院民事审判第一庭编写)

原告张某与被告王某于2002年结婚,2004年6月13日生一男孩王甲,后双方于2007年协议离婚,约定王甲由王某抚养。2010年9月,王某与王乙另行组成家庭,王甲随父及王乙共同生活期间,受到继母王乙体罚、饥饿、精神虐待。2011年11月,张某探视过程中,发现孩子身体存有受伤情形,遂向公安机关报案。经鉴定,王甲身体存有十几处伤,已构成轻微伤。2011年11月21日,张某诉至法院,要求变更抚养关系,并要求对方承担抚养费用。


裁判结果:聊城市阳谷县人民法院审理认为,夫妻双方离婚后,针对婚生子女的抚养问题,应当有利于未成年人的健康成长。本案中,王某与张某协议离婚后,虽协议约定婚生子王甲由王某抚养,但在抚养过程中,根据张某方举证以及涉案未成年人王甲当庭陈述、证人证言、法医鉴定,能够证明自2010年起与其共同生活人员对其存有体罚、饥饿、精神虐待等情形,对其今后健康成长明显不利,其抚养关系应当予以变更,并依法由王某支付抚养费用。王某不服提起上诉,聊城市中级人民法院经过二审审理,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典型意义: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审理离婚案件处理子女抚养问题的若干具体意见》之规定,与子女共同生活的一方不尽抚养义务或者有虐待子女行为的情形,一方要求变更子女抚养关系的,应予支持。离婚是自由的,但孩子是无辜的。父母与子女间的血缘关系,是一个永远都无法改变的事实。父母双方再婚时,均要客观的、现实的考虑到孩子的实际情况和感情,均应从有利于孩子生活和学习的角度出发,给孩子一个健康、稳定的成长环境。这样,孩子的幸福才不会因为父母的分离而消减。

 

案例二:尊重未成年人子女意愿典型案例(最高人民法院公布婚姻家庭纠纷典型案例之九,该案例转引自《婚姻家庭案件审判指导》第390页,最高人民法院民事审判第一庭 编写)

原告杨洁与被告苏忠于2005年1月10日协议离婚,约定婚生子苏某由原告抚养。随着年龄增长,苏某叛逆心理日益严重,无法与原告沟通,苏某要求随父亲苏忠共同生活,原告经考虑,诉请法院变更抚养关系。在审理过程中,苏某已年满十周岁,经询问,其表示愿与被告苏忠共同生活。河南省郑州市二七区人民法院判决原告杨洁与被告苏忠的婚生子苏某由苏忠抚养。


本案是一起抚养权变更的案件。在审判涉及未成年人民事权益保护的案件中,应当始终坚持“儿童利益最大化”原则。对于夫妻双方离婚后子女抚养权纠纷案件,人民法院在审理时,应当着眼于有利于未成年人身心健康,结合父母双方的抚养能力和抚养条件予以处理。同时,对于已经年满十周岁的未成年子女,还应当征求他们的意见。只有这样,才能够保障孩子更好地学习、生活,并快乐地成长。

 

案例三:马某某诉朱某某变更抚养关系纠纷案(最高人民法院公布未成年人典型案例之九十,该案例转引自《婚姻家庭案件审判指导》第408页,最高人民法院民事审判第一庭 编写)

马某与朱某于1991年8月经人介绍认识,1997年1月10日登记结婚,1998年12月21日生一子朱某某,原告马某、被告朱某于2000年12月12日法院调解达成协议离婚,婚生子朱某某由原告马某抚养,被告朱某支付抚养费,后婚生子朱某某一直随原告马某生活至今。原告马某于2014年3月19日诉至法院,要求变更抚养关系。案件审理中在征求婚生子朱某某个人意愿时,朱某某称,“想跟随被告朱某生活,如果朱某不同意,他现在的房子应分割我一部分,多年来一直见不到被告。”未成年人朱某某因先天性脑积水导致听力障碍。


泰安市岱岳区人民法院认为,未成年人朱某某自幼跟随母亲马某共同生活,随母再婚后与继父亦共同生活十四年之久,与现在的家庭成员建立了熟悉而稳定的家庭关系。在其成长过程中,其父朱某虽按时支付抚养费,但与朱某某从未共同生活,现被上诉人朱某亦再婚再育组成新的家庭,对朱某某的生活习惯不熟悉,亦未有共同生活之意愿。且未成年人朱某某因身体疾病原因听力略有障碍,让多年受母亲照顾又交流略有障碍的未成年人朱某某离开熟悉的家庭环境,再与新的家庭成员建立关系,显然既需要打破现有熟悉稳定地生活环境也无法获得比目前更好地关心照顾,不利于其成长。从其成长角度考虑,变更抚养关系不利于其身心健康。判决驳回马某要求变更抚养关系的诉讼请求。泰安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维持原判。

 

五、抚养费负担


(一)离婚抚养费负担原则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审理离婚案件处理子女抚养问题的若干具体意见》的规定,抚养费应当按照以下标准负担:


1、有固定收入的,抚育费一般可按其月总收入的百分之二十至三十的比例给付。负担两个以上子女抚育费的,比例可适当提高,但一般不得超过月总收入的百分之五十。

2、无固定收入的,抚育费的数额可依据当年总收入或同行业平均收入,参照上述比例确定。有特殊情况的,可适当提高或降低上述比例。

3、抚育费应定期给付,有条件的可一次性给付。暂时不具备条件的,可以按月或者定期给付,可以按照收益季度或者年度给付。

4、对一方无经济收入或者下落不明的,可用其财物折抵子女抚育费。

5、父母双方可以协议子女随一方生活并由抚养方负担子女全部抚育费。但经查实,抚养方的抚养能力明显不能保障子女所需费用,影响子女健康成长的,不予准许。

6、抚育费的给付期限,一般至子女十八周岁为止。十六周岁以上不满十八周岁,以其劳动收入为主要生活来源,并能维持当地一般生活水平的,父母可停止给付抚育费。

7、尚未独立生活的成年子女有下列情形之一,父母又有给付能力的,仍应负担必要的抚育费:(1)丧失劳动能力或虽未完全丧失劳动能力,但其收入不足以维持生活的;(2)尚在校就读的;(3)确无独立生活能力和条件的。“不能独立生活的子女”,是指尚在校接受高中及其以下学历教育,或者丧失或未完全丧失劳动能力等非因主观原因而无法维持正常生活的成年子女。

8、子女要求增加抚育费有下列情形之一,父或母有给付能力的,应予支持。

(1)原定抚育费数额不足以维持当地实际生活水平的;

(2)因子女患病、上学,实际需要已超过原定数额的;

(3)有其他正当理由应当增加的。

 

(二)不解除婚姻关系情形下子女抚养费的处理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婚姻法司法解释(三)》第3条规定,“婚姻关系存续期间,父母双方或者一方拒不履行抚养子女义务,未成年或者不能独立生活的子女请求支付抚养费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因此,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追索抚养费用的权利主体应当为未成年人及不能独立生活的子女。

 

案例一 离婚后子女起诉要求增加抚养费

基本案情:2002年3月,张甲与刘乙经法院判决离婚,双方所生之子张丙判决由其母刘乙抚养,其父张甲自2002年4月起按照每月1000元的标准支付张丙抚养费。2009年7月,原告张丙起诉至法院,要求被告张甲自该月起抚养费增加至每月4000元。经法院审理查明,被告张甲的收入为每月6000元。


案件分析:父母对子女有教育、抚养的义务。由于生活水平的提高以及子女自然成长等因素,所需费用有所增加往往在所难免。所以,关于子女生活费和教育费的协议或判决,不妨碍子女在必要时向父母任何一方提出超过协议或者判决原定数额的要求。现原告张丙诉至法院,要求增加抚养费,根据张丙目前的生活情况,可以酌情支持。但是根据张甲的工资收入水平,原告要求被告每月支付其4000元,已经超出被告收入的一半以上,超过了被告的负担能力,必须予以调整。故法院判决,被告应于2009年7月起每月支付给张丙2000元,至起年满18周岁时止。

 

案例二:离婚后能否要求减少抚养费

基本案情:2017年5月,张琪因与王媛感情不和,双方达成离婚协议,婚生子女由王媛抚养,张琪每月支付抚养费的30%,即6000元作为其子女的抚养费。2018年9月,张琪与原单位解除劳动关系,新单位的工资只有每月7000元。张琪遂提出降低抚养费标准,王媛予以拒绝,张琪起诉至法院,请求降低抚养费标准。


审理中,王媛认为,双方在法院的调解下已经达成一致意见,由张琪支付其固定的抚养费,且调解书已经发生效力,现张琪不能私自降低抚养费标准。张琪则认为,虽然在调解的情况下,张琪同意抚养费为每月5000元,但是现在张琪的收入情况发生重大变化,如仍按照每月5000元的标准,将对其生活发生重大影响,无法予以承担,故请求法庭予以酌情降低。


案件分析: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审理离婚案件处理子女抚养问题的若干具体意见》,关于子女抚育费的数额,可根据子女的实际需要、父母双方的负担能力和当地的实际生活水平确定。有固定收入的,抚育费一般可按其月总收入的百分之二十至三十的比例给付。负担两个以上子女抚育费的,比例可适当提高,但一般不得超过月总收入的百分之五十。无固定收入的,抚育费的数额可依据当年总收入或同行业平均收入,参照上述比例确定。有特殊情况的,可适当提高或降低上述比例。


有给付抚养费义务的一方,在下列条件出现时,可以和另一方协商减免抚养费,协商不成,可以请求人民法院裁决:丧失劳动能力或者失去经济来源,确有困难无力支付,且与子女共同生活的一方确有抚养能力的;收入明显下降,暂时无力按原来的协议或者判决履行支付义务;因犯罪被判处有期徒刑或者拘役等,确无抚养能力的;确有困难无力支付,而与子女共同生活的一方再婚,其配偶愿意承担子女抚养费的一部分或者全部的。


本案中,原告的收入水平发生了明显的降低,如果仍然按照原来的标准每月支付子女抚养费6000元,势必严重影响原告的生活水平,故应当予以调整,具体金额由法庭根据当地消费情况、原告现有收入水平、子女的消费支出情况等酌情予以考虑,当然,不管如何变化,该金额一般不能低于当地人均消费支出水平。

相关热词搜索:

15066061031

qrcode_for_gh_dc39dcdb3567_430 (1).jpg